武仲持续超高速发展的秘诀调查

发布日期:2017-05-24信息来源:

 

服务中心,变革创新

——武仲持续超高速发展的秘诀

  “武仲”,是武汉仲裁委员会的简称。

  为了拓展仲裁为最基层群众服务,为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报务的功能,这个在全国首创了县市区设分支机构,重点行业设派出机构,并于2006年以“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推出“确认仲裁”后,连续十多年受案件数名列全国第一(武汉GDP在副省级城市中,一直只排在第八,或第九位),受案标的总额名列前茅的行业翘楚,去年又放了一个卫星:受案件数28324件,比2015年增长141%;受案标的达194.2亿元;仲裁费收入逾8000万元。

  那么,奇迹是如何创新的呢?

  为了学习先进,助推株洲全辖的法制政府建设,株洲市人民政府法制办、株洲仲裁委及株洲仲裁委茶陵分会一行8人,于2017年4月20日—21日,赴汉进行了考察学习。

  一、 互联网+与精兵简政相结合,迎战社会信息化,管理扁平化挑战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以下简称“仲裁法”)第十条明文规定:仲裁委员会可以在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设立,也可以根据需要在其他设区的市设立,不按行政区划层层设立。第十四条规定:仲裁委员会独立于行政机关,与行政机关没有隶属关系,仲裁委员会之间也没有隶属关系。

  也就是说,当武仲以“第一个吃螃蟹者”勇士的身份在县市区设立分会,在重点行业设立专业仲裁中心时,是受到了很多权威机关和专家学者的质疑的。好在,国务院法制办在经过调查研究之后,肯定了他们的做法并不违背《仲裁法》,而且,有利于拓展仲裁为基层群众服务,为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报务的功能。之后,他们甚至通过在城里街道及农村乡镇设立联络点的方式,将仲裁宣传和法律服务的触角延伸到了老百姓的家门口。

  可以说,这种辖区范围内的全覆盖,为武仲的业绩连续十多年稳居同行之首立下了头功。

  但是,随着社会信息化、城市化的步伐日益加快,这种模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过去的县,现在全部变成了区,乡镇变成了街道。从而,使过去的空间延伸服务,演变成了现在的武汉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总部”)与分会争业务、抢地盘。

  怎么办?

  企图一劳永逸是肯定不行的。

  只能与时俱进,深化改革。

  信息时代,不进就是退,慢进也是退。时不我待,只争朝夕。2016年,武仲又搞了两个大动作:

  一是投入重金,加快信息化、网络化步伐。2016年3月,武仲综合信息管理平台(一期)正式上线运行;2016年3月15日,武汉仲裁委员会网仲云正式开通;2016年8月12日,武仲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

  二是在信息化、网络化的基层上,将过去按行政区划设立14个县市区分会全部撤销,集中人财物等资源,按汉口、武昌、汉阳三大经济地理区域,重新设立三大分会。并且,按照“总部以商事案为主,分会以民事案为主”的思路,重新划定了各自的服务重点。

  考察组到达时,虽然以上两项创新尚在进行中,甚至,三大分会的领导层都还未确定。但是,无论是从向考察组介绍情况的闵锐副主任充满自信的口气中,还是从武仲去年141%超高速增长的数据看,均足以证明:九头鸟又先飞了!

  二、 借船出海,服务“一带一路”大战略

  考察中,我们深深感受到:政治上的敏感性,或者说,高度的“看齐意识”和“紧跟

  意识”,是武仲超高速发展又一秘诀。

  习总书记的“一带一路”大开放战略刚一出台,他们就闻风而动。  众所周知,武汉虽然号称九省通衢,但并不沿海。那么,身处并不沿海荆楚之地的武仲,是怎样通过紧跟和服务于“一带一路”大战略,来实现自己的超高速发展的呢?  借船出海,是武仲人的又一个高招。  ——2016年10月28日,“一带一路”(中国)仲裁院成立,聘请了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国资委、最高法、司法部及国家开发银行等一大批专家,组成了“一带一路”专家咨询委员会。  ——几乎在中央批准武汉自贸区和国家中心城市的同时,就通过聘请外籍专家等行径,为自贸区和国家中心城市的领导层量身打造了专家顾问团。  ——积极与设在武汉的长江海事法院衔接,并且,建立联动机制,将航运业中凡是能够运用仲裁手段解决的各种合同纠纷,都引导到武仲。这样,既为当事人开辟了高效解决商事纠纷的新途径,又为法院集中精力办(不适合仲裁的)大案要案创造了条件,还为仲裁自身闯出了又一片新天地。  ——举办了“超越疆界——企业海外并购研讨会”。  ——组织了“第一届东湖国际仲裁论坛”。  ——主动上门为“三资企业”服务,对涉及美日英法韩澳等外资企业的60多份合同进行规范,总标的达30亿元。  通过这系列的借船出海举措,武仲人硬是将展业的触角,从江城沿着习总规划的“一带一路”延伸到了五洲四海。  这也再一次证明了: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为人民服务、为党和国家的大战略服务的空间是无限的。  正如王歧山同志今年“两会”期间说的:要旗帜鲜明地与西方的所谓“小政府”、“有限政府”划清界线。我们的政府是广义政府,在老百姓心目中,“政府”不仅包括各级党委和政府,而且,包括人大、政协、军队和工青妇等,责任是无限的。权力虽不能说是无限的,但却是集中的。当然,这个权力,是用来为“无限地”为人民服务的。

  三、有伸有缩,服务中心和重点

  没有重点,就没有政策;捏拢五指,才能形成拳头。

  武仲人深谙这个辩证法。

  为了集中力量办大事,攥紧拳头保重点,他们除了对分支机构进行重新洗牌,投入巨资建“互联网+”之外,还办了以下两件大事:

  一是积极与相关部门衔接,将过去牵涉了仲裁不少精力,却因仲裁缺少强制手段和专业设施,因而难以胜任的物业纠纷、医疗纠纷和交通事故纠纷等,移交法院和公证等机构办理。

  二是发挥武仲“确认仲裁原创者”的优势,应市区两级政府的要求,加大了对旧城改造、招商引资、基础设施等党政中心工作的“合同规范化管理”及法律顾问服务。2016年,武仲的确认仲裁受案率,在28324件受案总件数中,占比达80%。

  三是进一步拓展金融仲裁的服务领域,从过去单一的银行业,拓展到银行、保险、证券、担保、信托和社会融资等行业。特别是,他们围绕二汽集团等汽车消费金融公司,开展了全方位的服务,2016年办理汽车金融确认仲裁13870件,占全年受案总件数的49%。

  可见,围绕国家中心城市创建、自贸区的设立,以及金融这个“现代经济的核心”,武仲人展开的“确认仲裁升级”和“握紧拳头保重点”战略,在超高速发展中,占据了怎样重要的地位。

  四、有投入才有产出,大投入大产出

  武仲人懂得“有投入才有产出,大投入才能大产出”的常识。

  从“为了群众,依靠群众,相信群众”出发,自1995年《仲裁法》颁布以来,特别是1996年武仲成立以来,为了将“武仲”这一更有利于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平台,打造成“法治政府建设”的精品,武汉市委市政府二十年如一日地给予了最大极度地支持。

  ——成立之初,不仅由财政拨款 290万元作为开办费,将仲裁办定为全额财政拨款的“参公”事业单位,给予33个事业编制。而且,多年里,都是由常务副市长兼任仲裁委主任,仲裁办定为正局级(副厅)单位。

  ——尽管武仲的收入连续十多年破千万元,特别是2016年,更是达到了破记录的8000万元,但财政从不要他们上缴一分线,而是一直放水养鱼。

  ——由于有雄厚的财力后盾,武仲的分支机构建设、人才培训、学术研究和信息化建设,一直在全国同行业名列前茅。

  ——2017年初,武仲又花重金,购买了20亩地,充分作好了在贯彻“四个全面”战略中大显身手、再立新功的准备。

  五、队伍打造是根本,制度建设是保障

  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自仲裁委成立以来,武仲人一直认为:打造一个“素质高、作风硬、能力强”的团队和建立健全一整套科学严密的规章制度是做好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

  ——仲裁委主任,一直由常务副市长兼。主持工作的第一副主任,一是保持相对稳定,二是一直兼任仲裁办党组书记。

  这样,既提高了仲裁委的权威性和社会影响力,又保证了党的领导。

  ——分会主任,亦由县市区政府常务兼。驻会副主任,则要求从各县市区党委、政府或人大

  懂法律、有工作激情的退二线领导干部中选聘。

  至于是否与中央关于“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及社会中介机构兼职”的规定相冲突的问题,他们认为:依据《仲裁法》,仲裁委不是企业,也不是社会中介机构,因而,不相冲突。纪律和组织部门认同他们的观点。

  ——仲裁秘书等一般工作人员,一律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但是,必须有法律本科以上学历,且具有民商法工作经验。

  ——仲裁员,则除严格按照《仲裁法》“三八两高”的规定外,还从国家各部委机关、各高等院校选聘了一大批知名专家学者。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武仲从1996年成立伊始,就狠抓制度建设。到现在,已经建立健全了包括绩效工资制度、服务对象回访制度、错案追究制度、会议管理制度和财务管理制度等50多套规章制度。这些制度的健全和实施,真正达到了“事事讲规范,人人守规矩”的效果。

  ——法仲联动,形成合力。为了提高办案效率,增强服务对象对仲裁的信心,武仲不仅早在2011年,就主动与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联合制定了《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武汉仲裁委员会关于建立常态化互动协调机制的暂行办法》(武中法〈2011〉224号)。而且,2016年,他们又与法院建立了仲裁与诉讼相衔接的机制,即与法院建立委托调解制度,由法院将适当的诉讼案件交给武仲进行调解,调解成功后,由双方当事人选择进行确认仲裁或由法院制件调解书。

  通过这些措施,法院在支持武仲做好财产保全、证据保全、申请撤销、申请不予执行、技术援助、信息共享等方面的联动与合作更积极了。

  ——正是由于严密的内部管理及法仲互动等储多部门的全方位外部支持,大大提高了仲裁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使得武汉仲裁事业的发展,近年来更快地驶入了超高速发展的快车道:2016年,武仲的结案率达98%件,调解和解率94%,自动履行率97%,整体工作质量又一次刷新了历史纪录。

  六、对株洲如何借鉴武仲经验的建议

  结合株洲的实际,对学习武仲经验提出以下建议:

  ——借株洲仲裁委秘书处升格的机会,同步成立株洲仲裁委秘书处党组。将“党的领导”这个中国特色仲裁的“根”和“魂”,融入株洲仲裁工作各环节,把党组织内嵌到秘书处整个管理工作之每个环节,明确和落实党组织的法定地位,做到组织落实、干部到位、职责明确、监督严格。

  ——围绕服务“一谷三区”等全市战略,以“面向服务对象,面向基层,面向案源”为中心,立即调整内部分工,整合人财物等所有资源,全力以赴,服务法治政府建设。

  ——狠抓以《绩效工资管理制度》、《服务对象回访制度》、《株洲仲裁委秘书处向法制办党组请示汇报制度》、《金融仲裁规则》、《株洲仲裁委专家咨询委员会工作规程》、《株洲仲裁委秘书处会议管理制度》等为重点的建章建制工作,努力营造“事事讲规范,人人守规矩”的氛围。

  ——集中精力办大事,握紧拳头保重点:尽快开展以确认仲裁等新手段,服务好清水塘老工业区搬迁等重点工程、银行业等重点行业、工业园区等重点领域。

 

(---株洲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副主任 马小勇---)

责任编辑:仲裁委